学到一点就要装模做样

应该存疑,可是这句话本身呢?又是公设。

写下不是为了记录,而是为了理清,放下,启程。虽然也没什么可理的,只是很简单的盼望。更何况,我怎么可能看清。

但这句话又是什么?还有,我跟他们不同,又是什么?

我不把我缺少的部分看作一种状态,但我老了呢?逃避吗?

不能再以热爱为借口不放手了。

两边都不是,要不然,什么样的热爱,总都有点奇怪。

如果他说我算对了,又能怎么样呢?

以后再也不留下需要删的记录了。

光芒

还是学期里,还是白天。几天没有发现手机是飞行模式,又被图书馆收留。

前几天看的学校总觉得有哪里别扭,也许是因为老在讲研究吧。带了一个搜索的词根,就连带了DI,SDP和PBL的各种不愉快。这次,一个中午写完的PPT与讲稿,我自己都不信其中有什么想法和帮助。确实,一点点整理,可是在哪一本书都没有读完的时候,不过是诈唬。第4条。因为别人就发现不了我什么都没做。也许这才是自然的探索与展示的方式,怎么能随便选一个话题,现学现卖。

我终于习惯在和与, and间来回切换了,是两种文字被分开了,还是不刻意想了?

好久没有回到托福教室,没有空座,没有时间。每天尽早回家,有时社团活动,虽然做不到,倒也清静。...

回班

楼也就那么大,转过来转过去没一个好玩的地方,幸好到处转的人不多。没人的教室很少,不过高二的和技术宅多半不会理我,也相当于没人吧。

其实还挺喜欢听着一群人到处闹的,只要不跟我说话就好。回班与否真的是个很鸡肋的决定,也许有个朋友还是好点,但仅仅讲题肯定不能给我带来任何朋友,不讲题更不能。我会有乱七八糟的事要做,有时也会焦头烂额,这些对于我来说可能可以是我不想理别人的理由,对于别人不成其为理由啊。再说我也希望别人情绪稳定,对我的态度不因他的心情改变。

我要做到以下几条(以前有些是在心里,第一次写下来):

1. 不卖萌,标点语气词好好打;

2. 对人要有耐心,有些时候少过脑...

小学

小学。

曾经很弱。

曾经很辉煌。

曾经只因为那些喜欢。

曾经很不专心。

曾经很专心。

说起有些日子,就像有些人说起高考。

只是那些日子留给我的,我还记得。

或许是因为我还在学。

获悉是因为我喜欢。

我好想你们但是不敢直接说!

怕有的人嘲笑有的人担心!

那时我们还在一起!

还没有过初中的一起疯狂!

但初中不是我的死穴。

我只求大家不要提小学的素质教育。小学真的是受不了。

但是那些楼道那些教室我们在一起我们不停的挑战不停下来等任何人好疯狂好纯粹好快乐好激情有那么多好玩的构造根本做不完根本停不下来会觉得很多很吓人但至少不是一天到晚闲着有什么压力吗又不是马上就要出去可能...

#xx

我很想念,我在LOFTER

查看详情

DV与你们

整个讲述的就是这一段怒放的故事与之后的微微黯然。

如果你们都不懂……我宁可不要给你们看,怕你们说我矫情,计较,好高骛远。但是,其他人会明白吗。

我的猜想已经大概证实了,这就是暗语,新来的,大都跟不上吧。怪不得,没什么可写了,写了也不可能有什么改变。淘气的家伙是毕竟能通的。

甲烷

技术问题已经全部解决,模型也做好了。曾经的文字真的是很华丽很空,现在突然正常了很多。记得四年级的时候,整天写着各种各样的忧伤来忧伤去,却甚至找不到一个用来矫情的对象。只觉得每天都是蓝天的时候,总是很幸福的,不论别人认为我此时应该怎样。

初一时提到的祥林嫂,如今终于学到了。可怕的科学里,我第一次看到这个名字时,以为只是一个普通的唠叨女人。虽然完全没有听说过,却有种现在被称为不明觉厉的感觉。于是,拿她来比喻各种人,尽管只是为了用一用而已,尽管我本来就是喜欢把说过的话反复默念斟酌的人。不过还真的从未与神经质而来回重复话的人打过交道呢。周二上午,冬日的阳光透过玻璃还是很暖和,越过头顶照在对面墙上有些...

不知道什么是对的

其实事实是绝大多数都不对。

从表面上装一两句心里很平静到了反之。听了她对别人的那句评价后,我一直在想怎么显得不自私,但根本没有用。不过真的是更适应这样的聊天节奏,讲完即止。我一直在试图寻找自己还好的证据,结果总是发现已经落的很远。

主题几乎都相同,心情几乎都相同,但标题居然每次都不同。之前一直觉得下次可能还会用而不敢用某些标题,结果根本不会想到第二次。

博客上什么都没有,一看文字编辑页面就好有压力,其实与这里实质都一样。拼音的联想总能带给人惊喜,勾你想起一句似乎很熟悉的话。各种空间上,从来不缺有哲理的话,我也不知道他们缺什么。反正不可能包罗万象,但就是不想往上添加什么。如果有一个人这样给...

真好

又有了一点以前的感觉。仿佛就坐在那间美术教室里,高办上下,国际部,前厅,小屋,槐树下,下沉广场,藤萝架。终于可以有这样一个地方,不会有人打扰,很安全又很安静。

那时我们聊天的时候很嗨,一旦坐下来便不再说话,于是可以专心做自己的事,不必留一半心思以便应付随时过来的人。现在是一个人坐在这里,一格一格的屋子,没有人说话,但只有我。记得以前路上,总是淡定地吐着槽,没有卖萌撒娇,一惊一乍,很信任,尽管有时候不一定有多深。淡淡的走着,不习惯激烈的观点与夸大情感。我们开玩笑,到处都是冷笑话,不会笑,但很快活。

既然曾经习惯了一个人呆着,现在也没什么关系。平时保持一致,有时候一个人感觉也挺好。对于那些不明...

突然的发现

       粉笔已经有人记得拿了。合唱比赛结果还不知如何。今天听着他们讲12.9,突然心里好熟悉好温暖,似乎离得也不是那么远。本来就只有十几公里,差一个城区,怎么感觉像遇到了文化冲击一样。

       瞬间又没自信了,你们的题我都看不懂,怎么做。基本的推导都不熟练,我在这里没有打好的基础,能够自己来吗?没有杨树叶子做草稿纸,没有人一起不闲聊只做题。那些中午教室的电影。那些中午前厅的阳光。玉兰树、蓝天和操场,到处都是没有原因的喜欢。...


刷了一下

(为什么接这个啊啊啊啊看来我是必须了我也不知道从哪弄起啊?!只好这样么我问问他们吧如果成了写XYS就好你别看到!别看到!)第一个真是惊讶了我没学过都自己推得好么……然后我居然想到了?第二个纯运气啊怎么就对了呢我才发现不是那规律啊……根本不是啊我算错了,但是结果就是因为算错了才对的……你让我算曲面我连焦点准线都没咋学过积分都不知道你出题能不能用思维量代替大式子有木有!第三个,难道是当年的……,31,57吗?今天整个稀里糊涂不过好像突然就在状态了~

好吧,结果应该是上一级的数列。聊题聊到睡着的感觉真好,喜欢这些没用的玩意,喜欢为了它疯一疯。在这里当老师真潇洒,一个“柯出来”,没有再多的解释。...

关于上锁

       我一般不习惯给东西加密码,除非是朋友之间为了好玩联合对外……或是别人的秘密。但真正最秘密的东西干吗要发上来呢。如果这类东西太多,自己都记不住,大约是时候清一清心里的垃圾了。我只是想找一个地方写下想法,保存下来,与我一起经过这些故事的人,恰巧发现了,也是缘分。

       不过,就像这些文字一样,我没有上锁,但看到的人大概不多吧。没有好友,没有热度,没有与其他人的空间连在一起,大海中的岛屿一般,不知道它的存在是最好的密码了。很喜欢这种安静的...

各种调字体ing

阶段成果~~~


 整体自我感觉还不错,就是怕显得太海报了~不能让人真正思考进去

继续做。作死的节奏。

来源:学霸天下

周六

那些以为过不去了的周六上课的日子过去了,而且好像是很早以前的事了。

难过的时候这些数字就像你们一样陪伴着我,像魔咒一样挥之不去,萦绕着,抱着我。害怕的时候你们的笑脸就出现在视线的边缘,像我的护身符。那天在鬼屋,我叠了一个飞镖,捏在手心,那是我们的标志。考完试后,垫排球。周六怎么可能阴郁呢?奔跑在林阴道上清晨里,像是过节。我无数次想象遇见你们,就像一抬头便回了家的感觉,在这样的城里。如果我们临走前,曾约定了182818283.14159做暗号。从差了两分钟的荒田边来,第一次生活在如此的繁华中,市井而不是学术,地铁变成公交。象牙塔一般,没有商店,你和周围的地方驱逐着一些社会存在的东西,那样干净。...

未曾离开

       穿上,感觉早该是它的主人,如此熟悉。除了洞,一切依然如故,再次如此认真地试图捕捉每一句话,看着他们感觉好幸福。我不怕回去,也许是因为我自己选择,也许我本来就是,看着那些会笑的人。

       很喜欢那种感觉,疯狂,或者玩笑。同样是小纸条,同样是让每个人都不再听课而假装听,我们真的很不同。我知道你又没做物理作业,因为你的篇子在我这里。他催,我们埋头,课间看着手表疯跑。我迟到了。然后我们都笑了。两分钟。...


© 前厅·阳光|Powered by LOFTER